主  页 > 版权资讯 > 文交天下
网络小说“全版权”运营在探索中前行 2015-12-16 17:10:22  

近几年,小说被改编为电视、电影、游戏的例子屡见不鲜,成功案例更不在少数,如热播电视剧《宫》、《步步惊心》、《甄嬛传》等均改编自网络小说。由此引申出的“全版权”运营模式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全版权”是指一个产品的所有版权,包括网上的电子版权、线下的出版权、手机上的电子版权、影视和游戏改编权以及一系列衍生产品的版权等。对于“全版权”运营模式,近来先有盛大文学携手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成立了国内首个“网络作家全版权运营工作室”,后又有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主办“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作家出版社也相继成立了尹建莉、王海鸰工作室,逐步探索开启全版权运营的大门。

  挖掘延伸价值,整合多方资源

  以成立工作室、中心的形式展开全版权运营,与以往以一部作品为核心开发其衍生版权略有不同。天天出版社总编辑叶显林说:“这种运营模式的优势在于集约化经营,出版企业集合了人力、物力、财力,通过营销、管理,将作家的各方面资源予以整合,再进行统一有效的配置,从而将作家的品牌效益最大化,并获得可持续竞争的优势。”具体到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的运营,叶显林说,就是要集中出版社的优势资源,将拥有学者、教育专家和作家等多种身份的曹文轩在文化、教育、文学艺术等方面积累的丰厚资源予以集中整合,实现跨界、跨行业的一体化发展,形成集中的品牌优势。

  当然,不同的机构在具体的运行方式上也有不同。盛大文学对《步步惊心》的经营是其全版权运营模式的代表。《步步惊心》从一部网络连载小说,到纸质书的出版,到影视剧的大获全胜,再到电子书的售卖,盛大完成了传统纸质书出版、在线付费阅读、电子书出版、影视剧改编以及其他众多衍生品的全方位传播和立体式的售卖格局,形成了对产品内容资源的一次生产和多次销售。而唐家三少工作室的成立则体现了盛大的全新运营理念——“3D全版权运营”。盛大集团总裁、盛大文学董事长兼CEO邱文友说:“3D是指三个维度的事情,原创小说、衍生版权、作家品牌。过去大家所说的全版权运营,说穿了就是一部小说的版权,大家希望能借版权衍生出多一点的产品,能够多卖一点钱,却忽略了很多衍生产品之间彼此应有的、可以相互支持的协同效应。今后则要对小说、影视剧本、游戏、文学、漫画等的设计、开发、运营推广等环节进行系统的规划、整合。此外,工作室还要对唐家三少进行整体的规划、包装,打造作家品牌,提升明星效应。”

  为作家提供相应的服务

  “全版权运营模式最主要的是要有好的作品。”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出版研究所所长徐升国说。多位业界专家也表示,在当今数字化时代,作家除了写作,还要应对市场问题,而全版权运营模式则可以让作家们有更多精力专注于创作,有利于出精品。

  “我写了不少文字,但这些文字也就是文字。我曾想,这些文字也许能与其他集合,比如电影、电视,以及其他种种。但这只是一瞬间的念头而已。因为我的心思只在创作上。”曹文轩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通过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这个平台,我的作品可以更好地与读者联系,而我则能从杂务中脱身,更加专注地写作。”

  唐家三少也称,与盛大文学成立工作室后,自己只需要专注写作,工作室会负责为其打理各种版权问题,而这也正是目前国内稀缺的合作模式。

  “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为作家服务,从而让作家有更多时间和心力去创作作品,给后人留下更多的精神财富。”叶显林说。

  尽管现在许多作家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但有网友表示,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适合成立工作室进行全版权运作。记者采访了一些出版社、工作室的相关人员后发现,对作家的遴选标准,因意图和需求不同有所差别,但具备一定的知名度以及优秀的作品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如曹文轩是北京大学教授,精擅儿童文学,著有《草房子》、《青铜葵花》等;唐家三少是中国网络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自2004年踏足网络文学创作至今,已创作了3000万字,具有极高的网络点击量。

  是趋势,更是挑战

  “在数字化时代,一部优秀的作品,存在着更多进行多媒体、多渠道、多形态运营的机会,这主要是基于数字化技术打通了各种媒体界限,更加有利于产品多种形态运营,而全版权运营就是这种趋势的一种反映和结果。”徐升国谈到,全版权代表了业界发展趋势,应当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当然,新事物势必要面临一系列挑战。徐升国表示,全版权运营能否持续和扩展,“合作”非常关键。一方面,作家要创造出好的作品,作品要具有多媒体、多介质运营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全版权运营十分考验运营团队的综合运营能力,既要懂版权,又要懂各类产品的运营开发,既要维护好作家权益,又要能很好地把版权销售出去,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此外,作家和版权方要相互信赖、相互依赖,才能形成长期的利益一致。

  而对于合作,叶显林有一定感触:“隔行如隔山。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是行业之间的差异,因为对一些行业缺乏足够的了解,给中心部分工作的施行造成一定困难。图书出版是我们的本行,因而做起来得心应手,但是其他的如教育培训、影视动漫游戏等,这就需要聘请专业的人来做。”他说,虽然全版权运营是一种趋势,但希望准备开启这一模式的同仁三思而后行,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条件,好好酝酿。记者 张 妮

(来源:中国文化报)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