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 > 版权资讯 > 文交天下
《太平轮》或侵版权 小说作者曾多次会面吴宇森 2015-12-16 17:17:32  

1450257415596205.png

《太平轮》海报

10.png


《太平轮一九四九》封面

 吴宇森导演的电影《太平轮》上映后,即被观众吐槽史诗片拍成了爱情片,同时,有关太平轮的那段故事也更多地让观众好奇,众多媒体纷纷致电台湾资深媒体人张典婉,询问电影是不是改编自她的图书《太平轮一九四九》,电影与图书之间有何关联。张典婉近日委托其私人律师庞理鹏对外发表声明称,我很感谢大家对太平轮事件的关注,但是我再三声明,《太平轮》电影是不是改编我的作品,我真的不知道

 

    很多人问她会不会去看电影,张典婉的回答是:我关心的话题,不是用美国商业片模式消费真实历史中的情感,我只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个史实,而不是乱世爱情多伟大。

 

写书还原太平轮事件

 

    太平轮沉没半个多世纪后,它的遭遇被一本《太平轮一九四九》的纪实文学唤醒了。这本书的作者就是张典婉。

 

    从刚记事的时候起,张典婉的生活里就有一艘太平轮,她还从养母几十年的絮叨里得知,那艘船后来沉了,淹死了上千人。

 

    2000年,其养母去世之后,张典婉决定开始搜寻这艘船以及随它一起沉没的那些故事,而她更大的野心,则是讲述我母亲那一代人的流亡。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这段悲情历史,2004年,张典婉参与《寻找太平轮》纪录片采访,并在2005年该纪录片播出后,开始创作《太平轮一九四九》。2009年,该书在台湾出版,2010年,张典婉召集组织太平轮海祭活动,2011年,修改增订后的大陆简体字版《太平轮一九四九》发行,并引起强烈反响。

 

曾与吴宇森多次见面

 

    “《太平轮一九四九》大陆简体版20116月新书发表时,吴宇森导演剧组来了十几位,但是并未表明身份。张典婉记得,直到2013年初,吴宇森导演到台北,请工作人员约我见面,同行的有胡幼凤与谭端。吴导说谢谢我的书,并说他不是拍我的《一九四九太平轮》,只是拍一个一九四九的爱情故事,爱情故事里有艘太平轮。吴导演说他的剧本请王蕙玲写。”20131月,吴导演说与我的书完全无关,他不会买我的版权

 

    张典婉说:当时我提供了书中没有太多着墨的动人爱情,因为一些生存者与当事人都在世,不便写入书中,如北京的梅娘与在纽约的张祖华一家。吴导演并没有表示任何意见。

 

关注太平轮纪念事宜

 

    这些年,张典婉的生命与太平轮息息相关。从过去到现在,这么多年的追寻,在台湾、大陆、香港、澳门以及美国的寻找太平轮之旅,犹如一艘没有终点的船,每一回的翻滚,都有新的故事、新的人物浮现。今年舟山群岛的年轻朋友成立了太平轮研究会,积极争取在失事地点嵊泗建一个太平轮记念碑;太平轮受难家属也希望在基隆码头附近,建刻有受难者姓名的纪念碑或是地景艺术。

 

    今年2月,凄风苦雨中,张典婉站在基隆西二西三码头——心中最不舍的是最具回忆的码头,曾经承载着一九四九大迁徙的港口,太平轮永远到不了的终点,就要消逝。

 

    回望失事的太平轮,张典婉的态度是,历史可以原谅,但不可被遗忘。因此,当许多人聚焦太平轮是东方的泰坦尼克号,或是用好莱坞情节比拟沉船灾难的时候,大部分受难者家属有着不一样的见解。在纽约,李昌钰和张祖华说,太平轮的记忆岂止是爱情啊,是上千个家庭妻离子散的苦难,是一个时代悲惨的印记;日渐年迈的吴漪曼教授更是惦记着,太平轮纪念碑呢——在受难者家属心中,沉船苦难带来的生离死别,远远超越爱情

 

    《太平轮》上映了,很多人问张典婉会不会去看电影,张典婉答道:老实说,我关心的话题,不是用美国商业片模式消费真实历史中的情感和许多人的生死别离,我关心的是太平轮纪念碑何时可以做成,抚平昔日伤痕。只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个史实,而不是乱世爱情多伟大。

 

    张典婉委托律师就此事予以回应,我很感谢大家对太平轮事件的关注,但是我再三声明,《太平轮》电影是不是改编我的作品,我真的不知道。请大家关心台湾基隆西二西三码头能不能保住,可否在基隆建太平轮纪念碑好像比较重要。该声明也表明,从未对《太平轮一九四九》一书授权或委托他人进行改编或翻拍,对于已经上映的电影《太平轮》 是否存在使用《太平轮一九四九》一书的内容,我们尚不确定。如最终经有关部门认定侵权,本律师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其合法权益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