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 > 中心动态 > 最新动态
博物馆界大IP古根海姆 用21年激活西班牙小城 2019-08-08 15:45:26 来源:第一财经 

博物馆界大IP古根海姆 用21年激活西班牙小城

吴丹

[2010年,托马斯·克伦斯就成立了全球文化资产管理公司(GCAM),在全世界进行博物馆的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已经建成44家博物馆。他始终坚信,艺术能让那些新的,或是日渐萧条的区域,获得更多吸引人的特性,重新激活一座城市。]

西班牙北部小城毕尔巴鄂,一个以出口铁矿石、制造铁器闻名的城市,在上世纪80年代因经济危机遭遇重创,环境污染、人口流失,失业率达25%。1997年,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在当时仅有35万人口的小城开幕,迅速完成一场文化“救市”计划。一夜之间,毕尔巴鄂成为欧洲著名的新旅游热点。

“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21年的运营中,总体参观人数超过2500万人次,平均每年达到115万人次,给当地经济带来了超过70亿美元的收益。”在近日的CBC城乡创新发展大师荟上,古根海姆基金荣休主席及国际事务高级顾问、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前任馆长托马斯·克伦斯(ThomasKrens)说,博物馆建立时购买的艺术品,如今也大幅升值,“目前艺术品的收益将近10亿美元。”

今天,由弗兰克·盖里(FrankGehry)设计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已成为欧洲文化领域的象征。毕尔巴鄂从颓败的工业小城变为宜居的艺术文化之城,于2004年获威尼斯双年展世界最佳城建规划奖,2009年获首届“李光耀世界城市奖”。古根海姆博物馆也以其全球连锁的经营方式,成为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等学术界机构的研究对象。

文化艺术何以成为城市的经济引擎?如何站在全球趋势下审视中国的城乡发展,如何通过文化的力量推动城市的发展?这是2019年全球城乡创新发展大师荟试图回答的疑问。受主办方CBC建筑中心邀请,托马斯·克伦斯以“文化激活城市”为主题,解读一座博物馆如何激活一座城市,文化与艺术如何促进经济发展。

“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1994年,从那之后,我无数次来过中国。”克伦斯说,2012年,他曾与扎哈·哈迪德一起在中国做了一个长达四年的项目,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这个总投资28亿元的大项目,填补了湖南省高端文化艺术的空白。“中国很多建筑真的是建筑史上的杰作,我们要做的,是进一步进行文化艺术内容的填充。”

“古根海姆效应”是否能在全球复制?作为促成古根海姆落地毕尔巴鄂的重要推手之一,克伦斯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一直被问到这个问题。很多城市都急于复制毕尔巴鄂的经验,但成功背后的路途,却是特殊而复杂的。

用博物馆拯救一座城市

古根海姆博物馆能够成长为全球最著名的私立现代艺术博物馆,并在欧美扩张其艺术版图,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幕后推手克伦斯。

拥有经济学与艺术史双重学科背景的克伦斯,曾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担任第四任馆长(1988至2008年),并由此改变了古根海姆博物馆在世界艺术史中的地位。

就任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馆长之前,他曾将威廉姆斯学院一间普普通通的美术馆打造为一家明星博物馆。从经济学的背景出发,他始终认为,博物馆虽不是常规意义上的经济组织,但与经济活动密不可分,能够制造就业岗位,拉动旅游业及相关行业发展。

作为馆长,克伦斯最关注博物馆的运营、收益与规模经济效应。这种经济学的思路,通常是保守的博物馆长所忽视的。

“古根海姆博物馆一直致力于建立博物馆国际化的网络。”刚上任馆长时,克伦斯就把“古根海姆”当做一个博物馆IP,向全球招募加盟者,由此引来毕尔巴鄂的关注。

“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毕尔巴鄂是什么地方。”早在1991年,他就与巴斯克政府数次会面,不断探讨方案,并组织国际建筑竞赛。正是在这场竞赛中,美国建筑师弗兰克·盖里的设计方案脱颖而出,“在五年的设计过程中,他的设计事务所一共生产了超过1000个模型。”

弗兰克·盖里的设计可谓建筑史上最大胆的创意,整个建筑由钛合金层层包围,野性而不规则的双曲面体量,显得十分壮观,如同一艘折叠的外星飞船伫立于毕尔巴鄂河岸边。

有远见的策划者、伟大的建筑师、愿意投资的政府,这些因素如今看来缺一不可。

克伦斯回忆,“当时首期经费投入是1.25亿美元,要支付给古根海姆2000万美元,11年的运营补贴费用是9800万美元,总体成本在2.43亿美元。后期购买艺术品的费用,也达到了1亿美元。”

当年,几乎所有人都在质疑克伦斯的选择,从纽约媒体界到艺术界,没有人认为毕尔巴鄂这个衰落的工业旧城适合建造博物馆。就连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内部,质疑声也从不间断,反对者认为,克伦斯把博物馆当做一个企业或品牌去运营,摒弃了文化的宗旨。

没料到,博物馆建成第一年,毕尔巴鄂便吸引130万游客。6年后,巨额投资成本全部收回,并带来1.75亿美元收入。

“我们在一个最不可能的地方获得了成功。”克伦斯说,当初他们购买的艺术品,如今已十倍升值,馆藏艺术品总价值高达9.9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博物馆在21年里为当地创造了9000多个就业机会,扭转了当地失业率。

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门前,美国当代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Koons)用钢铁和鲜花制成的巨型雕塑“普利狗”,以及法国雕塑家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Bourgeois)的“大蜘蛛”,都成了城市最显著的艺术标志。

“我们为了这只‘普利狗’,还专门建立了自己的花艺农场,自己种花,然后再移植在小狗身上,至今已经持续20多年了。古根海姆博物馆的方法,确实是非常具有独创性的。”克伦斯说,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被视为世界上最壮观的解构主义建筑,也在全球兴起一阵以经济发展与区域振兴为主要驱动力的博物馆兴建潮流。

在阿布扎比复制IP

在毕尔巴鄂效应之下,欧美城市都希望引入古根海姆博物馆,试图以此振兴文化经济,带来更大经济效益。

但古根海姆的扩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位于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因城市氛围过于商业娱乐,最后以关闭告终。位于德国柏林德意志银行内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目前不再续约运营。计划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和芬兰赫尔辛基南港设立分馆的两个计划,也因各种原因最终搁浅。目前,除了纽约总部,古根海姆在意大利威尼斯和毕尔巴鄂各有一座分馆。

于是,即将开工的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就成了这个闻名世界的全球博物馆大IP最受瞩目的新计划。

“这个项目是从2006年开始筹划的,建成之后,阿布扎比分馆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一,展厅面积达到5.1万平方米。”克伦斯还记得,2005年,他受王储之邀考察当地,在一张餐纸巾上,两人共同规划了阿布扎比萨迪亚特岛的未来——一个新兴的全球文化中心。

在这个堪称极致的文化综合体开发计划中,“沙漠之岛”将改造成文化社区与艺术胜地,这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包括了建设卢浮宫分馆和古根海姆分馆,以及世界一流的博物馆、画廊和表演艺术场所。最初的计划中,阿布扎比卢浮宫分馆和古根海姆分馆将于2012年同步建成。

但这个庞大而耗资巨大的计划,显然会遭遇各种批评声。最激烈的争论莫过于,阿布扎比舍得散尽千金,但是土豪的大手笔是否会把艺术变成廉价消费品?

克伦斯认为,在文化与人类智慧的主题下,艺术会活化阿布扎比这座城市,带来全新的艺术视角,“如果你看看上世纪70年代的阿布扎比,大多数土地都是沙漠。通过大规模的建设,今天阿布扎比的高楼领地人口已经达到了150万。”

2017年,历经坎坷、耗资10亿美元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终于开幕,成为萨迪亚特岛上第一个博物馆。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Nouvel)的设计充满未来感,直径达180米的半圆形穹顶,由八层环环相扣的钢铝搭建而成,形成了近八千颗“星星”,当阳光照进来,整个建筑仿佛变成“星空”。

阿布扎比卢浮宫最初的讨论,是克伦斯与让·努维尔在一间咖啡厅里完成的,“自开幕以来,阿布扎比卢浮宫已经迎接了200多万参观者,这个建筑也被列为世界城市七大奇观之一。”

至于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更是历经动荡。该项目曾在2011年宣布停止,后来又宣布2017年开放。作为最初的推动者,克伦斯曾建议,博物馆的建造应推迟或缩减规模,否则很可能成为该地区恐怖分子的目标。

这次到访中国,克伦斯透露,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即将开工,步入正轨。

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位置极佳,三面被阿拉伯海湾所环绕。建筑师弗兰克·盖里设计了一系列不对称的圆锥形围绕主楼,并作为博物馆入口和外部展览空间。未来,这间最大的博物馆计划收藏从1960年代到当下的全球各种媒介艺术,并特别强调西亚、北非和南亚艺术,将跨文化的灵感来源和跨文化交流作为艺术交流的常态。

据克伦斯介绍,萨迪亚特岛上还将建起一座由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的海洋博物馆,一座鸟造型的国家博物馆,以及一个由扎哈·哈迪德事务所设计的、未来感十足的表演艺术中心。这些庞大的规划,都显示着阿布扎比在短时间内制造艺术奇观的野心。

“2010年,我就成立了全球文化资产管理公司(GCAM),我们在全世界进行博物馆的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已经建成44家博物馆。”克伦斯始终坚信,艺术是为人们服务的,艺术能让那些新的,或是日渐萧条的区域,获得更多吸引人的特性,重新激活一座城市。而阿布扎比乃至中东地区,也将以艺术获得文化话语权以及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责任编辑:张国帅

合作伙伴